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网英语频道 > 精品课程 > 媒体报道

李嘉玉:中国90后留学生须被唤起应有的使命感

发布时间:2015-11-10

文章导读:

本文选自光明网教育频道。美国大学网总裁李嘉玉先生呼吁:未来中国需要兼具东西方思维方式的精英人才,中国90后留学生更应知道因何出国,他们需要被唤起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2013-05-21

核心提示:

  恢复高考1978年考入大学,毕业后成为哈工大最年轻的讲师之一,80年代末第一批走出国门去留学,在美期间放弃稳定教职下海创业……美国大学网总裁李嘉玉先生向我们讲述他的创业经历。这位自称为第二代留学生的78级大学生,对中国年轻一代留学未来有着自己的解读。他认为,未来中国需要兼具东西方思维方式的精英人才,中国90后留学生更应知道因何出国,他们需要被唤起应有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谈创业:在美国做科研只能做“农民工”

  光明网教育:您是80年代末海外留学生,在出国之前曾是大学教师,后在美国作访问教授,应该说是相对稳定的职业,是什么原因促使您开始从事现在的行业?您之前的经历对后来的创业产生什么影响? 

李嘉玉:当时我是作为哈尔滨工业大学讲师被公派留学,应该说出国是那个年代人人都向往的。尽管我是大学讲师,学了好十几年的英语。但实际上我对于出国并没有做太多准备,所以到了美国感觉很不适应,不仅仅是语言上,更多的是思维上、文化上东西与我们在国内的认知存在一定的偏差。

比如就“科学”这个简单的词汇来讲,在国内我是一个讲师每天都在讲科学、做科研,但实际上我并没有真正理解“科学”是怎么回事。国内我们做科研,不是发现一个问题,而是就一个已有别人提出来的问题来做工作。到美国后才发现完全不是这么回事,科研最重要的是如何发现一个新的问题,然后要对这个现象进行思维、实验和观察,英文叫critical思维。但国内只注重就已有的问题进行逻辑推理过程,我们发现新问题的能力远远不够。这一点对我的触动还是蛮大的,可以说改变我的人生轨迹。

我到美国是27岁,离开是学术界是30岁。这个年龄很难在通过训练改变汉语思维方式,而不具备批判性思维继续做学术研究,至多只能是一个二三流科学家,这对一个自尊心很强的人来说是受不了的。换句话说,一个完全靠汉语思维思考的科学家很难成为一流的大师,我在美国做科研只能做“农民工”,做不了“指挥官”。我命名我们这代人是第二代留学生,这代人几乎没有什么思想上的大家,因为我们没有掌握批判性思维。所以我选择离开学术界开始从事软件设计,兼顾自然语言研究,因为语言是思维的延伸,能够描述外部世界和内在世界的思想。

  光明网教育:您为什么认为汉语思维很难具有创造性?

  李嘉玉: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个人认为汉语作为农业社会产生的语言,是一个框框内思维的语言,所有的词汇都是农业社会定义好的词汇去碰撞,是一种封闭性语言很难有外延,外来新事物翻译过来并没有用新的词汇来表征,都变成农业社会能够解释现象,这就导致创造性低下。当然汉语是世界上思维速度最快语言之一,但我们思维严重的不严谨,比如中国画写意得很,没有人知道到底想表达什么。与之相比,西方的油画所包含的技术就十分丰富,同时都是可以解释的,语言和艺术一体两面。所以汉语思维很难有创造性,绝大多数只能在别人提出一个命题之后,需要有劳力进行计算和论证才具备优势,因为我们思维速度快,但这种工作只是低层次工作。

我们总说创造性,但实际上我们并没有想清楚什么是创造性,创造性就是对一个自然现象进行长期的批判性思维的过程,对观点进行非常严谨的逻辑推理,并加上实验和观察。但如果我们不突破汉语思维方式,就很难有创造性。因此关于语言和思维这些问题,我花了很多年的时间来思考研究,这也成为改变我人生的重要转折点。

 

谈途径: 培养拥有东西方思维方式的未来精英

  光明网教育:按照您当时的想法,您更应该从事是英语培训行业,那最后您却为何选择留学服务行业,这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李嘉玉:中国人学语言往往只是把它作为交流的工具,喜欢在自己世界里学习。实际上我们用英语去认知自己的世界完全没有意义,我们应该用英语去认识外面的世界。比如认识民主这个社会现象,它包括很多具体的内涵,只有用英语去认知它才知道它到底是什么。所以,我更感兴趣是把孩子送到美国最优秀的大学去,在这个平台上用批判性的思维去认识这个世界,这样他才可能具备东西方思维兼容一流的大脑,这也是中国未来精英必备的素质。这种素质的培养,需要以更开放的心态走出去。

所以我会跟一些90后的留学生说,学英语不能只是去掌握考SATGRE、托福的技能。选择留学专业也别太功利,什么赚钱学什么。他们应该思考为什么去留学,认识到他们作为第三代留学生历史使命,就是掌握东西方的思想为社会做出更大的贡献。说起来我们这代人有很强的使命感,这在读书的时候打下烙印。我希望今天90后也能有这种使命感,希望在这一代承担起中国“软实力”崛起的责任和使命。这也可以说是选择留学行业一个驱动力。

  光明网教育:您的这种思考因何留学,唤起留学生使命感的想法,对于即将留学的高中生以及他们的家长而言是否能够被理解?对他们来说,这种想法会不会太过于“理想化”?

  李嘉玉:确实很多留学生还没有思想准备,去想清楚为什么去留学。长期功利化教育导致现在出国特殊现象,比如留学生有30%去学工商管理,接近50%去学习理工科,很少有人去学习历史、哲学、社会学等这些人文社会科学,而实际上美国教育的精华正在于文理教育,这些学科旨在塑造精英人才,培养人发现问题,独立思考,解决问题的能力。何为精英?精英就是让这个社会变的更好,带领人走出愚昧状态不断前进的人。未来中国需要自己的精英阶层,需要有这么一帮具有责任感的年轻人,历史也选择了他们。对于这部分年轻人来说,有可能通过出国留学去形成批判性的思维,而这需要人文社会学科的积淀和熏陶。

  目前越来越多的中国家长能够理解这一点,因为他们已经看到这三十年摸着石头过河的缺点。当年改革开放打开经济发展大门,60后、70后代人惯性思维一窝蜂奔着钱去,而现在是时候打开另一扇门,去思考怎样让中国变得更好。

  光明网教育:那么您认为留学年龄在什么阶段比较合适?对即将出国留学的学生和家长您有什么建议?

  李嘉玉:我认为孩子不能太小留学,也不能太大留学。太小留学就成为一个美国人,太大留学就会有我们这代人后遗症,很难在培养批判性思维。我认为孩子到美国读本科是比较理想。读高中成本太高,同时还可能带来一些负面影响,高中阶段孩子的心智发育过程中若家长缺席是很遗憾的事情。高中毕业生到美国读大学就可以兼容东西方的思想,这是一个很合适的时间,我鼓励优秀的高中生去美国留学,更多要学习人文社会科学。不要大家一窝蜂都去学理工科和工商管理。

  优秀的中国学生到美国学习数学物理并不是一个最大的挑战,反而是人文科学才更能训练批判性思维,颠覆传统思维方式,我期待这样的孩子越来越多,应该有一半的孩子去选择人文社会科学专业深造才合理。

 

 谈趋势:留学市场亟需规范 在线教育是大趋势

  光明网教育:年初新东方关闭1525个教学中心,裁员10001500名,还有部分留学培训机构屡遭媒体负面曝光,有业内人士提出当前留学培训市场将重新洗牌。您是如何看待未来留学市场的走向?

  李嘉玉:按照日本、台湾、香港、韩国留学人数占人口比例来看,中国留学市场还应该有十倍的空间。但目前留学这个行业门槛特别低,整个行业没有规范,导致很多人为赚钱不择手段来做这个事情。很多留学机构失败的原因就在于我们从未真正定义留学行业,太多的从业人员把留学当成生意来做,如果仅靠通过培训掌握考试技能,依然是用这种功利心态去辅导学生出国,延续自欺欺人的老路,这样的留学机构将缺乏核心竞争力,整个行业的未来也将十分悲催。因为越来越多家长开始不相信这种类似吃类固醇似补习文化了。

  一个优秀的企业所提供的服务应该是能够提升人的生活品质,无论是精神还是物质的,很遗憾部分企业并没有从这个角度进行思考,就注定将走下坡路。未来中国留学市场还会不断扩大,但整个行业需要规范化,同时对这个行业的管理我建议去行政化,或可以成立一个行业协会进行管理。

  光明网教育:2012年开始国内外的在线教育都异常火爆,您如何看待在线教育在中国的发展?美国大学网是否有拓展这一领域的打算?

  李嘉玉:未来在线教育一定是个大趋势。随着生产力的提高,教育将越来越注重个性化的教育。对个体进行教育优点是将极大提高教育效率,但前提是需要有一个技术手段达到反馈的功能。目前中国的远程教育和互联网教育还是水平很低,只解决了时间和空间问题,并未解决提高教育效率这一根本问题。关于在线教育课程,美国大学网也正在研制过程中。

  【数据链接】

  1978-2011年,中国总计送出了224.51万留学生,其中超过90%都是自费留学生。中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留学生输出国。2012年我国出国留学人数将达到41.36万人次,再次刷新历史最高纪录。

  中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留学生生源国。出国留学正逐渐从精英教育演变成大众化教育。专家预测,留学热不会在短期内降温,还将保持逐年增长的势头。目前留学市场总规模高达1500亿元到2000亿元规模,关联市场至少高达250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