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中国网英语频道 > 精品课程 > 媒体报道

哈佛女孩:长在图书馆里

发布时间:2015-11-10

文章导读:

在美国文理学院的浸泡,练就了卫骞长在图书馆里的定力,和对心理学的热爱。曾被常青藤研究院抛弃,曾迷茫失意,最终“飞”入哈佛。她希望能做一名校园心理老师,把学渣变成学神。


《广雅》释:“骞,飞也。坐在《留学》杂志记者面前的90后女孩叫卫骞,最近就了起来。不久前,她刚刚拿到哈佛大学研究生院的录取,成为哈佛门下人类发展和心理学专业研究生。


文理学院修成的学术范儿

对卫骞来说,美国留学不是第一次,早在五年前,她就赴美读本科,所学专业也是心理学。不过那时的学校名气不大,特别是比起它那赫赫有名的名字“Gettysburg”“Gettysburg演讲太有名,但是宾夕法尼亚的Gettysburg 学院却相形见绌,在全美文理学院排名列47位。卫骞却在这所约200英尺面积和2000多名师生的学校,开始了她追求卓越的征程。

她略有所思地对《留学》回忆道:Gettysburg 是一所文理学院(Liberal Arts College)。由于规模小,一个班只有25个学生,但却可以使老师有机会与所有学生当堂互动,课下与老师交流的就更多了。老师非常愿意参与同学们的讨论并回答问题,这也使老师可以更多地了解每个学生的个性。内向、安静的她在说到自己母校时,话明显多了起来:我真的很喜欢文理学院那种大家庭式的环境

美国大学对本科教育更像是让学生自己去探索的过程。它的着眼点放在学生的全面发展上,让每个学生都能在4年的学习期间,自由选择包括艺术、历史、哲学、人文、社会科学、自然科学等领域内的课程。卫骞认为,她自己正是在Gettysburg 学院逐步形成了对心理学浓厚的专业兴趣。


洋文凭更受哈佛青睐

卫骞不是一个坐而论道的人。一旦将心理学作为自己的专业方向,她就开始向更高的目标迈进,她的选择是哈佛研究生院的教育学硕士课程。这个课程是一年制的密集研究生课程,有点类似于英国授课式课程,主要提供给那些希望在教育学某一领域有所建树的申请者。而引起卫骞兴趣的是,其中有人类发展和心理学分支。

现在想想,申请哈佛成功的确有些意料之外。卫骞谦虚地说。不过虽在意料之外,也是情理之中。卫骞同那些在中国读本科的同专业同学相比,在专业和背景上更具优势。

心理学最早发源于西方,历经百年发展,已经发展出一套非常成熟且复杂的系统。而中国在心理学研究方面起步较晚,很多中国老百姓对心理学的了解仅停留在读心术带有些许神秘色彩的词语上。

虽然现在很多师范院校都开设了心理学专业,但是在发展程度和学术研究方面都远远没有达到西方的水平。而在美国本科读心理学的卫骞,对西方心理学的大师巨匠、各类经典、理论观点,早已烂熟于心,对美国课堂的教学方法也已经非常适应。这不是那些初来乍到美国、还要先习惯一段时间才能沉下来的学子比得了的。

卫骞不无善意地提醒说,希望即将赴美的留学生明白,在美国读书,要善于表达自己的看法和见解,要敢于同教授交流,才能让教授记住你。

美国大学一向被视为宽进严出,其严谨务实的治学作风与国内某些院校司空见惯的混文凭现象可谓泾渭分明。卫骞表示,在美国院校学习最大感受是那种难以抗拒的学术氛围,只有泡图书馆,才能与这个氛围相称。在美学习的最大的收获,就是学会如何掌握资料,学会如何利用资料去做研究。

卫骞给《留学》讲了一个小故事,她说:在即将毕业的那年,她做过一个关于消费者心理的实验。她将参加实验的人分为两组,让一组回忆过去的事情,另一组幻想未来会发生的事情,然后两组将他们所思所想写在一张纸上。再交给他们两种不同风格的巧克力,让他们任选其中一种,那些被要求回忆过去的人更倾向于选择传统风格的巧克力,而那些被要求展望未来的人则更多去选择新式风格的巧克力。她不太肯定地说,这个实验应该可以应用在市场营销和广告推销等领域。接着她又说,为了确保实验尽善尽美,我可以说是长在图书馆里,一待就是一整天。


也曾被常青藤抛弃

本科毕业以后,卫骞也曾遇到过一些挫折,就是在她申请众多常春藤名校心理学博士的过程中,频频遭到拒绝。

现在看来,她觉得当时主要还是申请经验少,在个人陈述等文书环节方面还有欠缺;加上美国心理学博士的录取率本身就非常小。在徘徊之际,她做出先回国择业的选择。不料国内心理学专业的应用和发展尚不成熟,选择一个合适的专业并不容易。这直接促成她开始思考去美续读研究生。

但选择什么方向使她十分困惑。她找到了美国大学网的创始人李嘉玉。李嘉玉建议她先从北京的一所语言教育机构的英语老师做起。

当她每天面对的都是为留学而开始准备英语的学生时,突然发现自己也可运用心理学专业知识帮助这些学生。她举例说,如果老师对某些学习成绩不太好的学生采取忽视、排斥的态度,那么这些学生通常会采取破罐破摔的消极方式应对。反之,老师以信任、鼓励的方式对待他们,结果就会完全不同,或许可以造就一个新的学神’”

谈到为何申请哈佛如此顺利,卫骞觉得是因为她准备得十分充分,除了本身优异的本科成绩和语言成绩以外(GPA3.64GRE324分),个人陈述也是一个关键点,这份小小的文书被她改了不下十几遍,而且她还寻求了一些申请达人的指点。在推荐信方面,一封她是请当时指点过她的李嘉玉所写,另两封则是请曾经教过自己的葛底斯堡学院的教授提供。最后,卫骞还建议申请者,在提交所有材料以后,心态一定要好,因为等待结果也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心理学专业也有出路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卫骞简单地介绍了一下心理学专业的工作方向。她认为,读心理学的同学如果想搞科研,一定要读到博士,因为这样才有资格在大学或研究机构里找到工作。卫骞本人并不愿意走这条路,她觉得自己更好的选择是将心理学知识服务于有需要的人。

第二类方向则是个体应用,可以选择的职业包括心理咨询师和理疗师等,不过这条路也要读到博士学位。

第三类方向则比较广,可以称为群体应用,这类职业并不一定局限在某一领域,因为是将心理学、经济学、概率学等科学结合在一起,可以找的工作包括市场营销、广告策划等商科类的职业。

卫骞更愿意在哈佛毕业以后在美国当地的一所学校里做心理老师或是心理顾问。因为她觉得既符合她的兴趣,也和她选择的专业方向对口。 

本文原刊于留学》( 20140422日)